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际焦点 >惊涛骇浪~丰收的果实(上)

惊涛骇浪~丰收的果实(上)

2020-01-02524

    这是一篇没有图片的纪录,纪录着昨天一整晚溢于言表的心情,阿盖一路从小兰屿唱着歌回到港口,我知道,他对于这次的丰收和我一样兴奋。

    雅美人会唱歌,虽然不若其他民族音乐丰富的原住民族一般的曲调如此多变,但当他们唱起歌来就是欢乐的表现,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在唱些什幺,但同样的旋律,满脸的笑容,我可以知道他们的内心是喜悦的。中午振强电话来了,电话另一头坚定的口气告诉我今天四点半在港口集合出海抓鱼,心里头暗自想着,四点半这幺早的时间铁定是要往小兰屿去,坐在教室里望着海面,风浪其实不小,点开中央气象局网页看了看渔业气象,上头写着「东南风转东北风,4级至5级阵风8级,小浪至中浪」,嗯!这样的天气似乎很适合去小兰屿,但是海面上起伏的波浪,自己心里头仍有些疑虑。不管了,心里头一横,下班再说吧!说不定到时会好转些。

    小兰屿位于兰屿南方五海浬处,天气变化多端,且途中会经过一段强劲海流区,没有经验的人开船是开不到小兰屿的,但小兰屿却是个丰富的渔场,也是兰屿人的传统渔场之一,小兰屿传统上属于红头村的海域,当然并不是指红头村所仅有,而是飞鱼季期间得由红头村的船先去捕捞之后,其他村才可以跟着开始去小兰屿捕捞,和红头大船领先出海补鱼的意义一样,小兰屿虽然无人居住,但对于雅美族来说是个极富意义的地方。

    下班前最后一次查了一下气象局的资料,数据没有改变,但是海面上的浪涌却一直没有停歇,四点半了,大伙依约在红头港集合,今天的红头港冷清许多, 隐约透露着这不停歇的浪不是只有我心里头会有的疑虑,在场的还有另一个船家,大伙聊了聊,另外的船家决定放弃出港,而我们就等待振强的决定。飞鱼季开始以来,我们这艘船的收穫量一直不多,但是却一直听到谁家的船又抓了几百条呀,谁家船又抓了上千条,我猜振强心里头一定不是滋味,这是个有趣有趣的现象,每当听到别人家抓了很多飞鱼的时候,就会想到自己的船的收穫,看到别人家这样丰收,自然心里头不是滋味,我欣赏雅美族这样的性格,捕捞的飞鱼不是在乎可以卖掉多少钱,而是在乎自己家里是不是有足够的飞鱼来让家里头更丰盛,这梏中的生活哲学,真的得要
得要亲自参与才体会得到。

    振强再一次和我确认了气象资料,问了问同行的阿盖,是不是适合去小兰屿,毕竟我们的船是竹排,没有和快艇相当的坚固船身,不能贸然出航,阿盖说这样的天气是没有问题的,或许中途大浪会不好开,但慢慢开一定没有问题,而且他会帮我们祈祷的,振强转述阿盖的话给我听,但我想,还没接近小兰屿之前,那股疑虑还是挥散不去,既然阿盖这样说,我们这艘船就不犹豫的决定出航了。眼看时间不早了,赶紧整备过,船加满油,不久便缓缓驶离港口,朝着小兰屿前进。竹排有个好处,它不会像快艇一样起伏这幺大,比较稳定,但速度就是没有办法像快艇一样快,这意味着这趟小兰屿的路,还有很久一段时间,不过振强的操挺我挺放心的,必竟也是经验丰富,于是我就开始坐在椅子上吃起刚刚岸上买的乾粮当晚餐,储备待会抓鱼的力气。

    一出港,浪头如岸上所见的起伏不定,但还在可以接受的範围内,但谁又知道待会的急流区会不会更加惊险,一切即将见真章。船行约十分钟慢慢的远离兰屿的陆地,浪头越来越高,船行速度也越来越慢,其实心里早有準备这段路不会好走,果然不如所料,到了急流区,波滔汹涌,他们说这一个海域本来就会都这样,我看这浪高应该不只气象局说的两公尺吧,根本就有五公尺高,竹排在浪头上不断的左右迂迴,只听见引擎运转时而高亢的全速前进,时而低沈的慢车行驶,舵面不断的左右变换,我撇头问问振强,这样可以吗?看他信心满满的回答我没问题,心理也更踏实了点,真是惊涛骇浪,风雨生信心阿,看着海水不断涌进甲板,我则继续吃着我的乾粮。

    一路上看着阿盖眼睛紧盯船头,感觉得出来他很紧张,阿盖说他已经五六年没去小兰屿了,他的心情应该是百感交集才是,振强说往左弦望去看到兰屿的象鼻岩之时,就表示路途已经到了一半,我就一直不时往左边望去,希望快点渡过这段惊险海域,突然之间竹排爬上一个浪头,接着船身应声落在海面上,放在船尾的网也跟着滑落,好死不死滑入甲板上引擎的开孔,我和振国大叫「熄火!!!!」,振强也吓了一跳,我们都知道螺旋桨被渔网绞到可不是件好玩的事情,尤其是在在风浪这幺大,海流这幺强的海域,振强快动作的将引擎排入空档接着熄火,可是运气很差的渔网还是被绞进螺旋桨了。

(未完,待续)